風情的床上怎會有愛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三级电影片_三级电影下载_三级高清大电影

稀裡糊塗就嫁給瞭張陽,稀裡糊塗就有瞭女兒咪咪。

之所以說是稀裡糊塗,是因為陳雅妮後來一直沒弄明白,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張陽。他個子剛剛一米六五,長相說好聽點,是有點秀氣,現實是弱不禁風。在一傢不死不活的國企做經理,好歹有個職務,可惜薪資有限,比她做婚紗攝影門市的工資還低。

還好,值得欣慰的是張陽很愛她,她有點任性,張陽對她很寵愛。無論婚前婚後,拖地、洗衣服、做飯,這樣的傢務活張陽一人大包大攬,能者多勞嘛。

而且張陽很會做菜,用他的話說要想拴住女人的心先要拴住女人的胃,張陽成功地拴住瞭她的心。

這樣的日子,平靜而幸福。直到有一天,陳雅妮認識瞭夷非,這種幸福感就戛然而止。

夷非來的時候,身邊還有一位端莊華貴的女子儀琳。他進來就點瞭上萬元價位的婚紗套系,讓陳雅妮忍不住就多看瞭幾眼。因為他五官有棱有角,線條清晰。

最終,夷非選擇瞭兩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元的套系。在填寫客戶資料時,陳雅妮註意到夷非寫的傢庭住址是財富廣場,那是本市成功人士的聚集地。記得財富廣場在開盤時打出的宣傳口號是:這一次,隻為少數人。夷非就是這座城市裡的少數人。

當初陳雅妮和張陽的婚紗照也是在這傢影樓拍攝的,他們選擇的是最實惠價888元的套系。陳雅妮還以為那些幾千甚至上萬元套系的婚紗照隻是個擺設,現在才知道,這個世界有錢的人真多。

陳雅妮當時心情就壞到瞭極點。這種情緒延續到瞭下班後回傢。吃著一直以來都覺得可口的飯菜,她突然覺得,飯菜原來隻能拴住女人的胃,卻無法拴住女人的心。

張陽關切地問,今天怎麼瞭,不舒服嗎?陳雅妮不說話,她不知道從何說起,說她今天看到一個有錢又長得帥的男人嗎?她不禁苦笑。

晚飯是陳雅妮最愛吃的平橋豆腐和羊肉火鍋,可她卻一點胃口都沒有。

後來張陽再把工資交給陳雅妮,她的臉色就有點難看瞭,怎麼這麼少,還是中層幹部呢,就拿這點錢回來?!一句話堵得張陽臉漲得通紅。

就在陳雅妮心情糟糕的時候,夷非的電話來瞭,說這次婚紗照拍得非常好,一定要請她吃飯。夷非的車子就停在攝影店門口,陳雅妮在小姐妹們羨慕的目光中上瞭黑色寶馬,夷非送上的玫瑰花讓她的大腦一陣眩暈。

那天他們去的是羅馬皇宮,隻有他們兩人,吃的是法式西餐。飯後,他們去瞭樓上的浴房,沐浴後到包廂看節目。東北的二人轉,葷素搭配,讓人忍不住曖昧地笑。陳雅妮以往不曾來過這種場合,今天她才好奇地發現,原來富有的人每天在這種場合談笑間就掙到瞭大把的鈔票。和他們相比,自己和張陽那麼辛苦,簡直是不值一提。

到瞭午夜,夷非送陳雅妮回傢,臨別時夷非的唇在她的額上若有若無點瞭一下,陳雅妮的臉頓時就紅瞭。

陳雅妮進瞭傢門,才發現張陽也沒有回來,這是很少見的。但她已經懶得理會。說不清為什麼,夷非的身影總是浮現在她的腦海裡。陳雅妮在鏡子前看瞭又看,今天夷非對她說,他已經很久沒見過像她這麼出色的美女瞭。呵呵,這是多麼別具一格的贊賞。

張陽回來得越來越晚瞭,說單位有客戶要應酬,陳雅妮撇瞭撇嘴,心想不回來也無所謂,反正看到瞭也心煩。她發現張陽給她的錢多瞭不少,多瞭又如何,興趣寡然。

陳雅妮上班的時候,經常收到夷非讓花店送來的鮮花,有百合、紫羅蘭、鬱金香,都是陳雅妮喜歡的。每次花來的時候,小姐妹們都誇張得尖叫起來。她們說,雅妮,你真厲害,蜜月裡的男人都被你勾引得神魂顛倒。

這話怎麼聽都有諷刺的味道,可陳雅妮不在乎。人都是為自己活的,不是嗎?

張陽不再像以往有大把的時間陪她,天天圍著她問你餓不餓、冷不冷,甚至他不再早早地回來做飯給她吃。

陳雅妮感到很委屈,盡管她不需要,但是否享受待遇是另外一回事。她為此而惱火,連周末的懶覺也沒心情享受瞭。清晨醒來,張陽早沒影瞭。現在他就連星期天都懶得陪自己瞭,躺在床上,陳雅妮心裡忍不住一陣心酸。

電話響瞭,是夷非的,車子在她傢樓下接她。她起身,飛快地洗漱。

坐在車上,陳雅妮透過玻璃窗,無聊地看著窗外。突然,她竟看到張陽的車子載著一個女子從旁邊疾弛而過。是張陽,她確定,雖然兩人都是戴著頭盔的,但陳雅妮熟悉那輛車,還有張陽頭上的頭盔,後面的座位曾經一直是屬於自己的位置。

心頓時就冷到瞭冰點。那女子身材不錯嘛,不禁冷笑,難怪最近總是不回傢,原來是在外面有艷遇瞭。想著,眼淚竟下來瞭。怎麼會哭,這樣的負心漢值得為他傷心?

夷非問怎麼瞭,陳雅妮說沙子迷住瞭眼。夷非心裡暗笑,車窗都沒開,哪來的沙子。

那天,去瞭夷非的住處,一個傢以外的住處。頂樓,有很大的天臺,玻璃做瞭個陽光溫室。他們一整天都在天臺上,聽音樂、喝酒、享受陽光。酒精起瞭作用,陳雅妮越發昏沉,頭靠瞭過來,他們便以這樣曖昧的姿勢依偎。

夷非低頭,捉住她的唇。陳雅妮沒有拒絕,想到張陽的背叛,她有報復的快感。她剝開自己的身體,瘋狂地迷醉在他的唇舌和炙熱的身體裡,不停地顫抖、呻吟。夷非還在她耳邊不停地私語,那些話說得陳雅妮臉紅心跳。

末瞭,陳雅妮說,你真是個流氓。夷非像把玩玉石一樣撫摸著她的身體,說你真是個尤物。